加影投票率从88.4%跌至72% 一年二投选民厌倦

  • U生活吧
  • 2020-06-19
  • 699已阅读
加影投票率从88.4%跌至72% 一年二投选民厌倦

加影州议席补选“先热后冷”,即使符合了天时地利人和,参与投票的选民出奇淡,投票率仅达72%!

经过了12天的竞选,有关补选落在周日,加上天气良好,而且交通顺畅等,但是比起5‧05全国大选的88.4%投票率,这回补选的投票率仍下滑了16%。

据《》记者观察,这次的投票反应没有预期般热烈,在锡米山5个华裔选民集中的票仓,没掀起投票热潮,与去年5‧05全国大选形成强烈对比。

记者在锡米山华小和锡米山民众会堂投票站观察所知,上午8时至10时也没出现选民“蜂涌”到投票站,而在烈日下排队等投票的场面。

上午时段,到锡米山华小投票的选民以乐龄选民为主,甚少看到年轻选民的影子;而在下午3时至4时,锡米山投票中心同样“冷清”,现场几乎只见助选团人员。

据悉至下午4时,加影补选投票率是67%,而到了下午5时投票结束时,投票率仅达72%。

据探悉,警方在半公里远外的地方关闭通往锡米山华小等的投票站,导致部分驾车而来的选民因无法进入投票站范围及兜转多圈找不到停车位后,索性放弃履行公民的责任。

不过投票率较低,也与距离大选不到一年,又举行补选有关,更有选民因为厌倦公正党的内讧及可以制造补选,而选择放弃投票。

尽管如此,本报记者仍发现一些行动不便的乐龄选民积极前往投票,他们由亲人搀扶走到,或坐轮椅到半公里以外的投票站履行公民责任。

这场加影州议席补选尽管最终由旺阿兹莎胜出,但是碍于投票率低,使到两名候选人的得票相对减少。

希望带来真正改变——乌鲁冷岳小贩公会主席●吴金辉

我曾与灵市友会交流,同业都赞周美芬是个诚恳为民服务的政治工作者,但在反风依旧高涨当儿,她要以能力胜出不是易事。

尽管她败选,但希望她持续留下为我们服务,因为这区过往公正党州议员,都是不见人影的,许多小贩所面对的问题都无法通过他们去解决;至于新的旺阿兹莎给人感觉是代夫出征,总是软弱拿着扇子外出拜票。

许多选民也不了解州议员工作是带动地方基建发展,以为投票给民联就换政府!其实只有国席才能改变,州选区只需要为民服务的代仪士。

毕竟是大部份选民所选结果,我尊重选择,并希望旺阿兹莎有改变,为加影带来真正改变。

官民团结对抗罪案———迷你市场零售业者●高汉杰

国阵马华会在这次补选败阵,主要是受到经济和物价腾涨的问题影响。

补选成绩出炉,谁胜谁负都无所谓,重要的是无论是哪位领袖中选未来要顾及人民。

我认为,社区须优先解决的问题就是治安,但市民不团结治安问题难根治,我希望民联政府能带领人民团结齐对抗社区罪案。

尤其是我这类小型商家,近两三年来区内经常发生罪案,对商家经济带来沉重打击。

不觉国阵有改变———燕窝商●刘文强

据我所知,加影既便是公正党的选区,但论服务乌鲁冷岳区范围内还有回教党,民联能够为市民提供团队的服务。

这次补选旺阿兹沙的胜出,是需要从国阵和民联双方的表现来衡量,国阵表现没有令人感到有改变,人民才要求更换,谁中选没关系,主要是能做事。

选民不想再补选———烧鱼小贩●吴伟伦

我认同也许有的选民对前任议员李景杰服务不到一年感到遗憾,未看到前者表现就来一场补选感到失望,也许就是这次投票率不比全国大选热烈的原因之一。大家关心的是中选的人民代议士能做事就可以了,勿再有议员呈辞,迎来补选是选民最不希望看到的。

盼民联继资助华小———乌鲁冷岳发展华小工委会主席●柯建生

发展华小工委会为教育团体,超出政治,无论那一政党候选人胜出,我们都会与当地人民代议士配合,协助当地华小发展。

尤其是拨款方面,民联政府在执政后都有给予华小拨款,我希望这政策可持续下去,资助华小发展。

对于雪州现有政局,我认为卡立做得相当好,加上大臣职责繁重,不容易胜任,旺阿兹莎若有意担任州行政议员,更为合适。

期待旺阿兹莎表现——加影净妙佛教协会主席●冯国伦

非常期待旺阿兹莎为加影区的地方发展带来大改变,改善现有许多民生问题。

如果她有能力出任州行政议员或大臣一职更好,可简接带动加影的发展。

盼州议员走入华社———乌鲁冷岳惠州公会主席●曾庆山

尽管锡米山选票回流10%给马华,但许多华社不满政府种种政策,例如百物上涨,而选择把票投给旺阿兹莎。

其实加影区的华人,大都不懂公正党市议员是谁。如今旺阿兹沙中选为州议员,相信部分华裔因语言问题,没上门求助,地方问题悬挂无人处理。

同时,加影区大部分非政府组织由华社创办,所办宴会活动相当传统,如何适合巫裔参与?但旺阿兹莎是民选人民代议士,只希望她能走入华社,了解华社的需要与帮助。

此外,当地马华基层在补选后,应持续服务选民,改变年轻人心态,在下届大选赢回民心。

只求地方基建改善——锡米山关东峇鲁居协主席●刘志山

对村民来说,当然是投选有做事之人,无论谁胜负,当选州议员就该肩负起照顾地方人民的责任。尤其是本村,过去数年都没发展,沟渠变不见,蚊子多,居民要求乡村发展官拨款维修,却告知没有钱?

我们是交税一群,希望胜出州议员,能为我们争取应有福利,肩负起人民代议士的工作。

至于旺阿兹莎是否要涉入党内纠纷,还是谋求更高职位,选民也无权干涉,只求地方基建能有改善。此外,马华今次无法突出,相信与坊间对国阵和马华不实的造谣有关,使马华背负着巨大的负面形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