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击者》英文片名「谁杀了知更鸟」,恐怖童谣已洩漏结局

  • X宅生活
  • 2020-05-28
  • 481已阅读
《目击者》英文片名「谁杀了知更鸟」,恐怖童谣已洩漏结局

文/法式软糖

最近热映的电影《目击者》佳评不断,剧情紧凑环环相扣,不看到最后一分钟,根本猜不到兇手是谁。但其实细心的观影者,从目击者的英文名字「谁杀了知更鸟?」(Who Killed Cock Robin)应该就能约略猜到剧本设计及剧情走向。

《目击者》英文片名「谁杀了知更鸟」,恐怖童谣已洩漏结局

接下来虽然不涉及《目击者》电影内容,但若怕会影响观影情绪的酸酸,还是不要往下拉,先看看其他篇吧:

▶医院来了「木偶般的女人」只有一个目击者活着见证诊疗过程

▶妻子不愿解开「脖子上的绿缎带」 恐怖绘本让西方孩子怕到成年

.

.

.

「谁杀了知更鸟」为英国鹅妈妈童谣集(Mother Goose)其中一篇,此童谣集在英国流传已久,总数达到八百多首,大多充满童趣与温馨,着名的童谣有「伦敦铁桥倒下来」、「玛丽有只小绵羊」等等,但其中几首却备受争议,内容充斥血腥与暴力,可能反映自18世纪英国工业资本社会下,人民备受欺压的时代悲剧,常被引用至推理小说或电影作品中,以下举最着名的三首:

《目击者》英文片名「谁杀了知更鸟」,恐怖童谣已洩漏结局

《是谁杀了知更鸟?》

谁杀了知更鸟?是我,麻雀说,我杀了知更鸟,用我的弓和箭。

谁看到他死?是我,苍蝇说,我看到他死,用我的小眼睛。

谁取走他的血?是我,鱼说,我取走他的血,用我的小碟子。

谁来做寿衣?是我,甲虫说,我将为他做寿衣,用我的针和线。

谁来挖坟墓?是我,猫头鹰说,我将为他挖坟墓,用我的凿子和铲子。

谁来当牧师?是我,乌鸦说,我将为他当牧师,用我的小本子。

谁来当执事?是我,云雀说,如果不是在暗处,我将当执事。

谁拿火炬来?是我,红雀说,我将拿它片刻。我将拿火炬来。

谁来当主祭?是我,鸽子说,我将当主祭。为吾爱哀悼。

谁来抬棺?是我,鸢说,若不经过夜晚,我将抬棺。

谁来扶棺?是我们,鹪鹩说,还有公鸡和母鸡,我们将扶棺。

谁来唱讚美诗?是我,画眉说,当他埋入灌木丛中,我将唱讚美诗。

谁来敲丧钟?是我,牛说,因为我可以拉钟。

所以,再会了,知更鸟。

当丧钟 为那可怜的知更鸟响起,空中所有的鸟 都悲叹哭泣。

启事

关係人请注意,下回小鸟审判,

受审者为麻雀。

这首童谣许多英国小孩皆能朗朗上口,描述备受喜爱的知更鸟被麻雀杀死,苍蝇是证人,鱼取走了知更鸟的血,甲虫为牠做了寿衣,猫头鹰为牠掘墓,乌鸦来做牧师,云雀来当执事,红雀来持火把,画眉来唱讚美诗等等......

最后一句是重点:「下回小鸟审判,受审者为麻雀」,也就是说,下回的受审者将是麻雀,麻雀即将受刑被杀害,意味着杀人者终要受审,藏有因果循环的含意。

再对应起电影《目击者》的剧情(以下有雷,请反白看),

整体与童谣互相呼应,在《目击者》中,没有一位角色只是单纯的目击者,而最终杀人者也将受到审判。不只电影《目击者》,1928年由范•达因出版的《主教杀人事件》一书也运用了此一典故。

《目击者》英文片名「谁杀了知更鸟」,恐怖童谣已洩漏结局


▲BBC迷你剧集《一个都不留》(And Then There Were None)

《十个小黑人》

十个小黑人外出吃饭,一个噎死还剩下九个。

九个小黑人熬夜到很晚,一个睡过头还剩下八个。

八个小黑人到德文游玩,一个说要留下还剩下七个。

七个小黑人砍棍子,一个把自己砍成两半还剩下六个。

六个小黑人玩蜂窝,一只黄蜂盯住一个还剩五个。

五个小黑人进了法院,一个被留下还剩下四个。

四个小黑人到海边,一条红色的鲨鱼吞下一个还剩下三个。

三个小黑人走进动物园里,一只大熊抓走一个还剩下两个。

两个小黑人坐在太阳下,一个热死只剩下一个。

一个小黑人觉得好寂寞,他上吊后一个也不剩。

这首童谣《十个小黑人》(Ten little nigger boys went out to dine)也相当血腥,相信有看过「谋杀天后」阿嘉莎‧克莉丝蒂出版的《一个都不留》,一定不会陌生,此童谣暗喻18世纪劳工阶级,受到中产阶级与资本主义的残忍压迫后,渐渐的凋零,到了最后一个也不留。

《目击者》英文片名「谁杀了知更鸟」,恐怖童谣已洩漏结局

《一个扭曲的男人》

一个扭曲的男人,走了一哩扭曲的路。

手拿扭曲的六便士,踏上扭曲的台阶,

买一只歪歪扭扭的猫儿,猫儿抓着歪歪扭扭的老鼠。

他们一起住歪歪扭扭的小屋。

这首《一个扭曲的男人》(There was a crooked man)描述一个精神失常的男子,他所观看的是世界都是扭曲变形的,反映在黑暗时代中,许多人因为压力过大以致于精神失常或发疯。

这些都是英国家喻户晓的床边童谣,你一定会问:「童谣这幺血腥好吗?」但这其实源自东西方对死亡抱持的态度不同,东方忌讳提到死,但西方对生死教育都是从小教起,不畏惧谈到死亡。但是看到一个天真无邪的孩童,用轻快的童音朗诵这些童谣,似乎更增加了一些诡谲的气氛。

【VIA hereinuk、恐怖的鹅妈妈童谣】